爱豆看书网

五零一章 与子成说(1/3)

    当鬼哥终于停下来,身心似都已经彻底麻木了。

    若说他化苍龙血脉是一个纯粹的力气活,那么他化逐日天君凌别意的舍离天功就是一场自我凌迟。

    什么叫舍离天功?将自己心中最为珍视的东西割舍,让这种极端的痛苦化为无坚不摧的锋芒。以世为弓,以己为弦,是以此矢离弦方能所向无敌。

    亏得鬼哥还只是以他化天功取巧还化,体验的只是其中最为普通的龙族拔鳞之痛,否则这数不清的一次次割舍离断当真是无法承受之苦。思来凌别意并无此等鉴借化练的无上功法,想必是真的一次次经历过这样的痛苦,方能成就那样的一代天骄。后来他能诛妻杀子,大概也与这种心法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鬼哥握了握逐渐苏缓的手,不禁长叹了一口气。舍离天功强则强矣,但此功离断本性而灭绝人伦,若能不动用还是不用的好。

    竖耳倾听,一片死寂,厮杀不知何时已经休止。死气的味道弥漫在所有知觉可及之处,据啸虎残魂估计,这一战万寿蛊母的灵蛊仙蛊怕不死去近半之多。而魔门中人同样伤亡惨重,超过十位仙士战死,而且在上清上玄两宗的剑阵围攻之下,其中一位魔门仙君似乎也负了伤。

    然而令鬼哥奇怪的是,如此惨烈的一场厮杀,万寿蛊母与手下乾年两大高手始终未曾露面,就好像不在这万蛊庄内一般。不过鬼哥还是能闻到他们的气息,他们就在距此不远的地下深处,应该也是一处地底灵***中隐约有极其强大的气息动荡,只不知是在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鬼哥的知觉扫了一圈,蓦然间头皮发麻,他发现牧兰衣不见了。一种按捺不住的恐慌与焦躁涌将上来。他再次快速搜寻了一遍,虽然找不到牧兰衣的灵息,但其气息指向却非常明显,目中不禁绽露凶光。一连服下两瓶从神农处讹来的丹药,不顾猛烈药性对身魂的冲击,仅用了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,便再一次晋入三真合一的状态。

    鬼哥站起身来,觑准万寿蛊母等人的方位,拳上微一蓄力,人已火炮般扎入地底。他此时的三真体魄已然完全,比之先前刚得此法时又上重楼,土石压阻已视如无物。就连一重重封堵的灵力都是瞬间洞穿。直到破入地下空间面前一空时,才遇到更大的阻力。

    虽然地**有些黑暗,可鬼哥还是能看清这是一个宽敞的通道,前方阻挡者正是悍妇年猪狗。鬼哥眼中寒芒一闪,二话不说翻手间擎出引世天弓,拔肩坐马直接拉动弓弦,一道白光蓦闪而逝,随后才传出破空的爆响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发什么疯?”年猪狗刚刚发飙喝骂,却蓦然打了个寒颤,于白光闪耀之际连忙举起黑底锅抵挡。却觉一股绝强大力猛撞上来,竟然将她整个人撞飞出去,重重砸在一扇圆形石门之上。

    待她稍一缓神间,却见对面鬼哥弦上已又亮起一道白光。她看看自己的黑底锅,虽然没有被洞穿,但锅上好大一个深坑。而且对面鬼哥弦上之矢已经越来越亮,瞎子也看得出来他正在蓄势,此一箭理当比上一箭更强。

    鬼哥冷冷道:“将内人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内人?实情恐怕未必如此吧?”年猪狗讥笑道:“不管她是你什么人,蛊母此刻正在为她施术,岂能容你惊扰?”

    呵。鬼哥轻笑中,白光离矢瞬闪而至,再次命中黑底锅。这一次,黑底锅彻底被白光撕碎。年猪狗大骇之下弃锅一推,黑锅爆化为一个黑色气旋,总算是将这支可怖的白色光矢推得偏离了石门。白矢与黑气一同没入土石,于其内爆发出一阵阵剧烈的动荡。年猪狗大叫一声,呛啷啷将杀猪刀擎了出来。

    石洞之内,牧兰衣平躺在一张玉案之上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